如松:泰塔尼克正驶向冰山
美洲疫情尚在不断燎原,欧洲的疫情又再次爆发,冬季正在到来,亚洲或许也躲不过去,如今最危急的是什么?瘟疫全球大流行不断加速之后,政府、企业、家庭的资金链正处于剧烈绷断的前夜。在居住的城市,这些日子有大量低价法拍房正在加速上市,说明房屋持有人的资金链在加速断裂;瘟疫全球大流行初期,航空、汽车等行业已经进行了大裁员,10月末迪士尼裁员28000人,占雇员总数的30%左右,说明随着疫情的不断持续,其它行业的巨头公司也进入了裁员的行列,但无论家庭还是企业的资金链问题主要都还是市场行为,最核心的是政府的财政危机正在快
如松:特朗普的“敌人”来自何方?
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尚未宣布最终选举结果,但美国主流媒体却已经先行“宣布”拜登当选本届总统。假设上述情形成立,特朗普是被谁打倒的?拜登在疫情爆发的过程中多数时间躲在地下室,他的执政纲领中除了加重税比较引人注目之外,似乎也看不到亮点,过去四十多年在国会山和白宫到底干了什么?似乎也没什么记忆,要说特朗普是被拜登打倒的,纯属找乐。相反,硬盘门事件中,拜登不断在给特朗普加分。既然拜登不可能打倒特朗普,特朗普的敌人就只能是自己。作为美国总统,最重要的工作是团结美国的各股力量,团结国会两党,团结
如松:特朗普恶棍
美国宪政制度的核心是三权分立,国会两院和总统都是通过大选选出来的,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是总统提名、参议院通过,相当于大法官也是由民众间接选出来的,所以,选举制度是美国宪政体系的核心和基石。实事求是地说,美国虽然是法治社会,但美国宪法却是非常简单的,用俗话来说,几页纸就可以写下来。按一般的想法,以这么简单的宪法来维系一个国家的运行,漏洞会非常、非常多,比如本次大选过程中就已经暴露出很多的漏洞,密西根州2019年超过18周岁的选民总数是7821890人,由于有些人不愿意参与政治,也有些人可能因身体原因无法投票
如松:印度,中国的苦主
美国希望通过日本、台湾、菲律宾等地组成的第一岛链对中国进行围堵,这是尽人皆知的事。而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经济和军事战略就需要经营南海并深入印度洋(9月5日,《如松:中、美两国都在画大圈,印度寻求与中国决战!》),目的就是控制自己的原油输入航线和对外贸易航线,这是打破美国围堵的基本要求。为此,中国就需要对印度洋进行经营。要将自己的影响力深入到印度洋,无论从经贸还是从军事上来考虑,港口都至关重要。在去年以前,印度并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它执行的是骑墙战略,这就为中国将自己的影响力深入到印度洋、经营印度洋周边的港口创
如松:川普打响了司法大战
本次美国大选明显存在舞弊行为,这标志着美国已经陷入了严重的宪政危机之中。川普团队已经就大选过程与结果上诉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意味着正式打响了司法大战,最终结果只能等待最高法院进行裁定。如果说川普2016年入主白宫是美国与世界开始转折的开头,未来的四年将进入转折的中盘阶段,世界会出现一系列剧烈变化:第一,经济全球化已经在全球形成了一个可称呼为“深层ZF”的、以利益为纽带的阶层(10月30日《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中已经谈论过),这个阶层是建立在无信仰、无道德、抛弃各国传统的基础上
如松:中国又现机遇期?一个必须的道歉
这世界上哪两个国家之间最为苦大仇深?仇恨最深的或莫过于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可以这么说,俄罗斯就是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尸骨从莫斯科大公国逐渐发展成横跨欧亚大陆的大帝国。其崛起的起点就是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手中夺取乌克兰的第聂伯河下游地区(下图上,红点处是第聂伯河,流入黑海)和亚速(下图下,红点就是今天俄罗斯的亚速),夺取了这些地区之后俄罗斯就进一步控制了亚速海和黑海,有了出海口之后一发不可收拾,逐渐发展成世界上的大“地主”。俄罗斯与奥斯曼土耳其之间持续打了240多年,直到奥斯曼帝国
如松:台海暗流
最近高调纪念了抗美援朝70周年,现在的朝鲜半岛明显不具备再起战火的条件,那么,真正的指向在何处?是台海。所有人都很熟悉“民族复兴”“中国梦”这些词汇是从何时开始热起来的、是怎么热起来的,万一有谁不知道的,去查看一下2012年底和2013年初的新闻就可以了。以东方传统文化来定义,实现了“大一统”永远是国家强盛或民族复兴的根本标志,没有任何其它东西可以取代。由此也就知道如何才算实现了“民族复兴”,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实
如松:特朗普的狗屎运?
经济全球化是过去几十年最热门的词汇,那么,到底是谁在受益?基尼指数是衡量一个社会贫富差距的数据。美国统计局的官方数据显示,从开始统计基尼系数的1947年起到1981年的34年间,美国的基尼系数始终在0.36左右徘徊。但在1981年里根就任总统之后,基尼系数开始稳步上升,1990年上升到0.396,2000年上升到0.433,到2012年突破0.45,到2018年则已经达高达0.485,美国的贫富差距在经济全球化时期不断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称,占美国人口10%的最富裕阶层其收入占国民总收入的比例也由
如松:新冠疫情的经济破坏力,才刚刚开始…
2006年年底,美国的房地产价格已经见顶,美联储清楚美国经济和美国的金融系统正在进入危机窗口期,2007年9月18日、10月31日、12月11日,美联储分别将利率调降50、25、25个基点,三次降息之后的利率为4.25%。大约一年后的2008年9月15日凌晨1点,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申请11号破产保护法案,这标志着次贷危机全面爆发。从2006年底美国房价见顶到2008年9月这近两年的时间,就成了诱导期,也是美国房地产相关产业链上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流动性枯竭的时期。所有经济问题的恶化总有这样的诱导过程,也是事物由
如松:普京说,中国与德国正在成为新的世界强权
“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22日在莫斯科一个智库举办的视频会议上表示,美国与俄罗斯决定世界上最重要议题的时代已经过去,并指中国与德国正在成为新的世界强权。普京在演说中称美国丶英国与法国在世界中的影响力正在式微,中国与德国的经济与政治实力却不断成长。普京提到,如果美国仍未准备好与俄罗斯讨论重要世界议题的话,俄罗斯愿与其他国家展开讨论。普京称美国不能再用「美国例外论」来解决问题,他也针对美国的这项作法提出质疑。随着美国大选进入倒数计时,普京说他希望新的美国政府愿意在安全与控制核武等议题上,与俄罗斯展开
如松:200年极寒?
历史上的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包括:欧特极小延长期(1040-1080年);沃尔夫极小延长期(1280-1350年);史波勒极小延长期(1450-1550);蒙德极小延长期(1645-1715年);道尔顿极小延长期(1790-1820年)。它们彼此相隔的年限大致是200年。部分科学家已经判断,从2007年开始,太阳已经进入21世纪极小延长期。历史上每个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都给地球带来了低温灾害,最典型的是蒙德极小延长期所导致的明清小冰期。本轮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当然也不会例外。根源在于在太阳黑子极小延长期内,太阳
如松:“坑爹”水平谁最高?亨特·拜登不算啥
美国总统大选已经到了最紧要的阶段,原本老拜登的局势并不差,但他的儿子亨特·拜登却闹出了“硬盘门”,有可能直接坑掉老拜登一大半的总统梦。亨特·拜登算坑爹模范吗?或许吧。其实,中国也曾发生过很多“坑爹”事件,“坑爹”的水平甚至远超过亨特·拜登,就依旧以三国时期举例说明。坑亲爹水平最高的莫过于马超,原本他爹马腾在曹操身边当官当的好好的,但马超与韩遂却在西凉不断鼓捣,挖曹操的墙角,惹的曹操大怒,直接将
浪尖之上的房子,猪是怎么蠢死的?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有一个很特殊的现象,在一个比较完整的经济发展时期内,起始阶段和发展中期南北方经济都会取得比较均衡的发展,甚至有时北方经济还会更加强势一些。但随着经济发展进程的延续,北方经济的增长速度就会逐渐掉队,而南方经济的后劲更足、更有持续性,就会出现南强北弱的现象。这种规律已经轮动了数次。经济发展是有累积效应的,长此以往就造成南方经济就越来越繁荣。所以,很多书本就告诉人们,唐朝之后中国的经济重心已经转移到了南方。不同历史时期的特点截然不同,管理政策也各异,但却体现出几乎一样的轮动特征,就说明一定
如松:背锅大侠——拜登
经济全球化以来,资本在全球流动,尤其是欧美资本到发展中国家大肆逐利,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当然不是。如果没有本国政府为他们保驾护航,他们根本无法实现自己的利益。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之所以与发达国家不同,最核心的差异是法律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不同,个人手中的行政权力在多数国家的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甚至直接左右着生产要素的分配和社会财富的分配。欧美资本如果贸然进入这些国家就很可能成为待宰的羔羊,当地任何一个掌握着权力的人都可以在它们投资与利益分配的过程中分一杯羹,此时,国际资本就需
如松:围堵中国,兵凶战危,日本已是急先锋!
10月6日,由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外长共同参加的“四方安全对话”(简称Quad)会议在日本东京召开,这是“四方安全对话”成立以来第二次部长级会议。“四方安全对话”的核心议题之一就是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其真正的目的也完全不必遮遮掩掩,那就是围堵中国,所以,很多评论家认为是美国正在亚洲构建小北约。蓬佩奥和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等官员都曾经表示,需要在印太地区建立集体性安全联盟,也表明了要构建小北约的
如松:特朗普与崇祯谁更NB?
过去四年,特朗普做了很多出色的工作,他说自己四十七个月所作的事情超过拜登四十七年做的事情,这非常正确。2019年,美国的失业率已经达到50年新低的水平,这意味着过去五十年的美国总统,对百姓生活的贡献都不如特朗普,终归安居乐业是百姓的根本需求,有了就业才有“乐业”。同时,包括联合国相关机构、世界各国各个时期的领导人都曾竭力推动巴以和平,但数十年来收效甚微,可特朗普却主导了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塞尔维亚的和平进程。仅仅上述两项内政、外交上的政绩,特朗普就已经超越了过去二三十年的所有美国
如松:良善,就是那根照亮四周的蜡烛
本人在前面多次说过,封锁居民对防疫所起的作用是值得斟酌的,需要谨慎并辨证地看待这一措施,主要的理由是:第一,美国纽约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外出工作的人们并不比居家隔离的人们的感染率更高。这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专业方面的问题只能由病毒专家去解释,但政府强行将人们隔离在家,会增加人们对病毒的恐惧心理,进而伤害人们的免疫系统,免疫系统受到伤害之后,对病毒的阻击能力下降,病毒所带来的危害就会更严重。号召人们尽量居家、外出的时候保持社交距离等都是必要的(尤其是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专家对病毒的认识有限,可以要求
如松:中印苦战
1962年中印边界曾经发生过一场战争,中方是新疆军区负责西段,西藏军区负责东段。根据公开的资料,东段的兵力主要是由15个步兵团、3个炮兵团、几个高炮营以及少量的工兵部队所组成;西线兵力也主要是步兵,再加上少量的炮兵、骑兵和一个骆驼团。印军参与作战的主要是陆军第四师,是印度的王牌部队。印军步兵师编制原则上是三四三编制,即师下辖3个旅,旅下辖3个营,营下辖4个连,连下辖3个排,排下辖3个班。印军在东段和西段的兵力为1个军部、1个师部、4个旅部、21个步兵营。现在的人们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场相当“原
如松:警惕!扳机已经勾动!泡沫冲向沙滩
有位朋友提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世界上政府、企业、家庭几乎都是债务缠身,似乎都只剩下债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人会认为,如果央行加速印钞,市场中的钞票会越来越多,人们就应该越来越富(真实含义是人们会觉得钱越来越多,越来越好挣钱),可为何过去十多年央行加速印钞却让人们的债务越来越多(意味着越来越穷)?根源在两点:第一,央行印钞是给大家送钱吗?当然不是,央行加速印钱意味着加速将钱借给政府、企业和家庭(下称“市场主体”),央行印的越快,“市场主体”的债务
如松:特朗普,蹩脚郎中
1789年法国爆发大革命,作为失败者的路易十六在1793年被送上了断头台;1917年俄罗斯爆发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俄罗斯帝国被推翻,皇帝尼古拉二世在1918年被处决;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帝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退位,按协议继续居住在紫禁城。1924年11月被冯玉祥以武力逼出紫禁城,逃到了日本公使馆。溥仪此后到东北成为满洲国皇帝。解放后作为战犯进行改造。——法国、俄罗斯和中国是欧亚大陆最具有代表性的国家,上述三件事基本就代表了欧亚大陆的历史,赢家通吃,输家输掉所有,一般要包
如松:芯片大战,究竟打的是什么?
芯片对于当今时代太重要了,类似于一个人的心脏组成部分。从宏观来说,芯片制造仅仅是经济行为吗?不是!今天的世界,芯片已经渗入到社会生产与生活的所有领域,航空航天、智能机器、军工制造、自动控制、医疗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运行、交通运输、通信等都与芯片紧密相关,甚至养猪、养狗都开始使用芯片。芯片决定着(而不是影响着)国家安全、百姓生活、社会治理、科技发展、国家的综合竞争力等方方面面。所以,从宏观来说,仅仅以经济的眼光看待芯片这个“组件”本身就是有偏颇的,应该从社会学(经济学是社会学的一部分
如松:特朗普、拜登,交朋友甚至谈恋爱的活教材
如果你知道对方是一个懦弱但又贪婪的人,你愿意与对方交朋友或谈对象吗?拜登就是这样的人。既然要竞选美国总统,就必须与选民接触、交流,明了他们的所思所想,可拜登老人家却每天藏在家里(或地下室),心中又非常渴望总统的位置,这是懦弱又贪婪的典型特征。或有人说,通过互联网一样可以实现交流的目的,别逗了,人是有情感的动物,不是机器,互联网永远代替不了面对面的交流。如今是瘟疫大流行时期,世界各国人们衷心期待的是总统可以带领人民战胜病毒,如此懦弱之人可以胜任吗?是值得依靠的人吗?结论是明摆着的。部分人(包括拜登)总会给自
如松:北极熊得了抑郁症
前面说过,无论欧洲、亚洲总体上都要维持均势战略,一旦失去了均势,战火就难免(9月14日,《如松:日本放出了胜负手》)。同时又说过,俄罗斯是海洋国家在欧亚大陆上的守夜人。对于这一点其实并不需要过多解释,一旦欧洲大陆有某个国家崛起的时候,比如拿破仑战争时期的法国、一战二战时期的德国,就会威胁到很多国家的利益,但受威胁最严重的是谁?当然是同处欧洲大陆上的大国,拿破仑战争时期法国最主要威胁到的是俄罗斯,一战二战时期德国最主要威胁到的是法国和俄罗斯。所以就可以看到,虽然在上述重大战争之前各国之间都会进行反复博弈,但
如松:粮票,久违
从2019年开始,全球就开启了新一轮降息大潮,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后,各国央行更是全力降息放水,这是最新一轮货币扩张活动。最典型的是美联储将利率降到了0-0.25%,资产负债表从去年9月的不足4万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超过7万亿美元。前面说过,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所带来的危机不是金融危机,而是经济危机,其特征就是全球的生产活动遭到了破坏,这就导致两个错配:第一是工业企业的高债务与需求骤下台阶所带来的债务错配,第二是生活必需品需求稳定而供给端出现萎缩体现出来的供需关系的错配。(如松:《人在地上吹,牛在天上飞》)
如松:世界头号“战狼”,非他莫属!
要说近年“第一战狼”的称号应该赋予谁,非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先生莫属,老先生可不是只会动嘴的战狼,而是嘴和手脚一起上!无论哪里在打架,似乎都有他一份,称得上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自打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土耳其一直都是战争的主角之一,但主要还是动嘴,只是偶尔动手,属于小打小闹。但2019年初,埃尔多安开始指挥土耳其大军大规模进军叙利亚,与库尔德武装和叙利亚政府军连续作战,即便有普京指挥的俄军给叙利亚政府军助阵,土军也毫不退缩。到今天,土耳其已经事实上占领了土叙边境叙利亚一侧的大片土地,成为